☆春兮の燕归☆

【耀诞贺文】一次奇妙的访谈

#一堆沙雕组成的玩意
#第一人称注意!
#巨型ooc现场,可能会非常、非常雷,慎入
#老王生日快乐!!!!!





当我找到那位的时候,他正在给自己院子里的花草树木浇着水。

见了人我才知道为什么那些前辈们对我说要我注意些,别丢脸。原先准备好的话现在全都忘了个一干二净,此刻我的脑子里全都是一句。

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

但我没忘了我这回的任务,我拍了拍自己的脸颊,平复好心情后敲响了那位的门。

“请进。”他这么说着,放下了手里的水壶,转过身冲我笑了笑。

“早上好。请问有什么事吗?”

“早安,先生。我是某杂志社的记者,我想问您一个小问题。不知道现在可以吗…?”说完我就后悔了,甚至于想给自己一巴掌。

我怎么能这么问这位先生啊……丢人丢到家了……

可先生并没有在意,只是笑了下,侧过身子像我开口。

“当然,不介意的话,进屋里谈吧。”

进了屋后,先生让我自便,他去泡茶过来。我正要开口说不用,先生就把我摁在了椅子上,让我坐在这里等着就好。

“听话。”他这么和我说着。

于是我就规规矩矩的坐在椅子上等着先生。

不一会儿,先生就端着茶水回来了,给我倒了一杯,然后坐在我的对面,并且示意我放松些。

“想问什么呢,小姑娘?你可以尽管问哦。”先生抿了口茶,看了我一眼。

我咽了咽口水,尽量维持着平静的语气开了口。

“我想问您,您的生日是今天吗?为什么不出门好好的过一次呢?”

先生似乎有些惊讶,他起身去看了看日历,然后又回到了位子上。

“生日?是今天吗?”

“准确来算……我自己都记不清我是什么时候生的了。”

“那年啊,家中的那些孩子们也像你这样找到我,也这么问我,想给我办一次生日。”

“我只能无奈的和他们说我忘了什么时候生的了。”

“其实我只是不想麻烦他们,毕竟苦日子过惯了,那时的条件要是再给我办一个生日,怕不是要破费啊。”

“为了这事,他们还专门开了个会来讨论呢。”

“后来他们兴冲冲的找到了我,把我拉到了天安门城楼上,大声的宣布着胜利的消息。”

“其中的几个还和我说‘既然您忘了,那么今后的每一个十月一日,就是您的生日,您的每个生日,我们都陪您过!’你瞧,是不是特别可爱的一群人?”

“那一次啊,真的把我吓了一跳。”

“毕竟,我已经很久很久……大概有几千年没有过过生日了吧。”

“再后来啊,那些人的后辈、后辈的后辈们,为了证明他们的实力,用自己的智慧,创造了好多好多的奇迹呢。”

先生絮絮叨叨的说了好多好多,我也听了好多好多。

“说了这么多了,你也该烦了……”先生从回忆里回过神,有些抱歉的看着我。

我赶紧起身摆手:“没有没有,您说的都很有用的!”

看了看时间,先生也起身伸了个懒腰,无奈的笑了笑。

“我可真是老了,才坐了这么一会就犯困了。”

“才五千岁呢,一点都不老!”不知道为什么,我脱口而出了这么一句。

先生愣了愣,眉眼间逐渐被暖意晕开,嘴角的微笑也大了些。

“嗯,不老。”

临走的时候,我鼓起了莫大的勇气回头看了看先生,最终开了口。

“我能…知道您的名字吗?”

先生像我刚进门时那样对我笑了笑,嘴唇一开一合间,我听到了:

“小姑娘,记好啊。”

“我是中/国,我叫王耀。”

好一个太平盛世啊。

【求文】

有一篇特别好看的酒茨文,名字叫什么我忘了QWQ大致剧情就是吞对茨不好然后茨很伤心很绝望,在知道阿妈想要妖刀姬后就让傀儡师做了分解池[原谅我不晓得打这个词只能这么着qwq]的钥匙,用自己把妖刀姬换了出来,甚至还提前存好达摩和御魂给她。

嗷嗷嗷嗷可以说是又虐又好看了有哪位好心的小可爱帮我找找看嘛?!

占tag致歉QWQ

【论一个蛋糕店老板的是怎么被警官看上的】
#警官黯X

#私设大如天

#辣鸡文笔+巨欧欧西,写的不好的话你可以吐槽

#ready?go!

王黯这人吧,有个外人看起来很反常的爱好。

那就是下班以后到警局对面的一家叫“喵呜”的甜品店里打包一份可可慕斯和一杯黑咖啡回去。

不知道的人都以为这位在执法时雷厉风行的警官在私下里居然会去买甜品这样的举动表示震惊。

而熟悉他的人和朋友表示:呵呵。

你们真以为他是单纯为了甜品去的?

不不不他是为了做甜品的那个人。

对,就是喵呜甜品店的老板——王耀。

也不知道这位警官是中了什么邪,只要有空或者是下班,不管有事还是没事都会往甜品店的位置走去。简直到了每天必去的地步。
据某位柯克兰先生透露:王sir每天都去的那家甜品点啊,老oli也去过的哟~老板真的是个十足十的美人呢。啊,请原谅,如果王sir没看上他或者老oli没遇上那个甜心的话说不定我会去把那个美人拐走呢~

王黯:这他娘的就是我去甜品店的时候你用不怀好意的眼光看着老子的理由?






【平安京的那些爱情故事w】
cp暂定为博晴、酒茨、鬼使白黑、狗崽

任务属于网易,ooc属于我

那么,开始吧~
ps:【】里是悄悄话或者动作、心理活动,请大家注意哈~


A:关于香蕉和牛奶

鬼使白黑の场合
白:鬼使黑的话,只要我想,他基本就会做的吧。
黑:白,你们在讨论什么?
白:没什么,怎么回来了,阎魔大人布置的任务完成了吗?
黑:………………
白:【没完成一项,来一次。】
晚上,鬼使们的床板响个不停。第二天寮里的式神们看到了一脸清爽的鬼使白,和扶着腰半死不活的鬼使黑。

狗崽の的场合
狗:……我和他的话,都有给对方做过。
崽:大天狗大人,你们在聊什么有趣的事情,可否让小生也听听?
狗:【把妖狐搂住,凑近妖狐的狐耳】【昨晚,我和你做的事,也要拿出来说说吗,嗯?】
崽:【护住敏感的狐耳,却掩不住有些发红发烫的脸颊】大、大天狗大人……
狗:现在,还想聊吗?
崽:【挣扎】不、不想了,放、放开小生啊!
狗:【晚上在收拾你】
——————————————————————————————TBC————————————
这是下半部分,请亲们接好w
脑洞有些枯竭,有哪位小伙伴提供咩?

【平安京的那些爱情故事w】
cp暂定为酒茨、博晴、鬼使白黑、狗崽
人物属于网易,ooc属于我
日常小段子,偶尔掺着肉渣子或者肉汤【?】
那么,开始吧!





A:关于香蕉和牛奶
博晴の场合
博雅:唔……如果是晴明的话,大概会一下子脸红的不像话吧。毕竟这是很羞耻的举动啊。【笑】
晴明:???
博雅:一般都是我来干这事的。【说完揽过身边的人来了个深吻】出去时帮我关门好吗?
【不、可、描、述】

酒茨の场合
茨木:吾友是最完美的!吾友的一切,力量、身材、相貌都是最强大最完美的blablablablabla………
酒吞:哈?问这种事?【看了眼茨木】他的话一直都在和本大爷说“支配我的身体”,实际上技术菜的不行。不过说真的,茨木那时候,还是蛮美味的【舔唇】
茨木:吾友,你们在说什么?
酒吞:……不,没什么。【将人捞过来抱在怀里,用下巴蹭蹭茨木的头顶】看什么看,本大爷抱媳妇你有意见?!
——————————————————————————————TBC————————————
剩下的明天再更,让我先去颓会儿【躺】

快过年了,酿些豆腐包,备些年货,稍稍的休息一下吧?